公园文化
站内检索
关键词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城市公园 > 苏州公园 > 公园简介 > 公园文化
大公园忆旧
  时间:2017-01-21 11:51
share

分享到:

虞立安

前读《姑苏晚报》秋末先生的“郑板桥打洞与大公园拆墙”一文,说大公元初建时筑的是封闭式围墙,这引发了我对76年前的回忆。

民国15年(1926)时,我就读于吴县第四高等小学,校址在元和县前(原址现已并入市一中内),因我家住在护龙街(今人民路)饮马桥南,每天到校必经王废基穿越公园而抵校,见当时已砌有围墙,墙的下部以青水砖砌成,约1米高,在它的上部装有铁栅栏,约0.5米高,铁栅栏均铸有细花纹,围墙每隔三米左右即以花岗石砌一石柱,在西面沿五卅路向北至西竹堂寺(即今金城新村的南端)为界,东沿公园路至龙池庵(即今园林大酒家所在处),缩进,折而向西,北部因并未开发,仅沿石桥弄(现在叫草桥弄)砌乱砖墙。当时大公园是聘请法国园艺家若索姆设计的,所以园墙并非传统的封闭式高墙,它的旧貌在市地方志办公室编的《老苏州?百年历程》上册第88页中可以清晰地看到,正是这种上铁栅、下砖砌的半开放式围墙。该照片所示园门是东南角的边门,门北高峙一座水塔,是为供应喷泉用水而建的(当时苏州尚无自来水),水塔之后的房屋就是公园管理处办公室。1937年,苏城沦陷,日军据园,驻兵养马,图书馆被毁,精美的铁栅栏也被日军拆去充作重制军械之用,这些都是日军在苏州暴行的罪证。至于封闭式的围墙,那是在抗战胜利以后才砌造的,至近年才加以改造。由围墙的变化也可反映对外开放虽几经曲折,终究是大势所趋。

1925年初建时的公园仅粗具规模,只是园中峙立一幢建筑宏伟的图书馆(即此次公园改建以前的月季花坛处),东侧为东斋茶室,茶室北辟一小荷池,现儿童游乐场处是西亭茶室,园东南角有一面积较大的月牙池(现在改为公园会堂),其余都是荒地和孤冢。当初在公园南大门处栽植雪松时,我还亲眼见到挖出成堆的尸骨,后都被装入半米高的敞口骨殖甏里迁葬。

1927年北伐胜利后,公园又得到整修,由蒋吟秋的嫡堂兄、时任公益局长的蒋靖涛主持,请颜文樑设计喷水池,图书馆北的荷池也着手开挖。1930年,范云书被聘为公园管理处主任(原苏州农校园艺系主任),恢复了因故中辍的公园拓修工程,园内尚存的荒冢都被迁到郊外,但仍在东斋的东侧保留两座较大的坟墓,吴中保墓会立有碑石,可惜这两位墓主的姓名我也记不起了。图书馆北的荷池也在此时与东斋北的荷花池挖通相连。

前年,《苏州杂志》曾发表一位苏州籍台胞的来信,怀乡之情深切感人,但信中说图书馆北部有荷花池原是“1.28”抗战中日日机丢炸弹炸成的大坑,这却是记忆错误了。大公园在1932年“1.28”战事和抗战中都未遭空袭,荷花池开挖时我且目睹,地下挖出不少骷髅,后均易地埋葬。池北小山丘就是挖土堆积而成,其上由寓苏的海宁人孙铁舟(曾任招商局总办)向钱大钧、夏斗寅募得两千元,建成一亭,张一麐(仲仁)书额“民德亭”,署名“民佣”,亭内布置了红木桌椅,悬挂吴湖帆等名人书画,可惜这些陈设在沦陷时都被洗劫一空。

1927年,在西亭北侧建成公园电影院,以放映国产无声电影为主,卖座常告客满,初开时规定男女两侧分坐,后遭人反对,才予以取消。电影院亦于沦陷时被毁。

摘自《苏州园林》杂志2002年第三期


浏览总人数:7951896 今日浏览总人数: 11313 平均一日人数:1072

首页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政务邮箱

举报方式: 来信请寄:苏州市园林和绿化管理局纪委监察室(公园路255号)邮编: 215006

来访请到:苏州市园林和绿化管理局纪委监察室(209办公室)

举报电话:(0512)65111180

主办单位:苏州市园林和绿化管理局 地址:苏州市公园路255号

联系电话: 0512-65224929 传真:0512-65235984 苏ICP备10219514号 网站标识码:3205000006 苏公网安备 32050802010727号

设计开发&维护: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:0512-62992190

110